是什么让美国富豪们都沉迷“种地”?

近几个月来,美国富豪又前往西部置办田产。据外媒报道,近日,美国微软公司创始人比尔·盖茨已获得美国北达科他州司法部门批准,可以购买当地约850公顷农田。此前,他旗下的红河信托基金以1350万美元的价格购买了位于北达科他州东北部的大片农田。

截至目前,比尔·盖茨拥有约27万英亩土地,亚马逊电商巨头杰夫·贝索斯也拥有42万英亩土地,而美国媒体大亨特纳拥有的土地面积则约达200万英亩。

农业食品行业机构城食有农、FarMatters联合创始人王宣人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,在通货膨胀飙升、股价波动性较大的时期,农田看起来是一项有吸引力的投资。“它是一种真实资产,在通胀环境下表现良好,在长期持有期间提供稳定的回报,并与金融资产的相关性较低。”他说。

农田投资回报跑赢美股?

商业房地产分析公司Green Street的数据显示,截至2021年的25年间,美国农田投资的平均年均回报率为11.2%。相比之下,同期标准普尔500指数年均回报率则为9.6%。在波动性上来看,从历史上看,标准普尔500指数的波动性是农田投资的两倍之多。

在王宣人看来,在投资视角之外,还应回归土地的本质属性,将土地作为一种资源来理解,而这种资源则与粮食安全息息相关,“受水资源短缺等气候问题影响,美国耕地供应逐年减少,并且未开发的土地数量也不断减少。与此同时,全球人口则在不断增多,这将带动全球粮食需求增长。这意味着,未来粮食可能将面临供不应求的局面。在此背景下,作为粮食的上游——土地资源的价值将因此愈发凸显。”

根据美国耕地信托基金会的一份报告,在过去的20年里,超过1100万英亩的美国农田被改建、分割或被开发项目覆盖。世界银行的数据显示,截至目前,美国农业用地占土地面积的比例已降至近44%。联合国的最新预测显示,全球人口将在2030年增长到85亿左右,2050年达到97亿左右。

更为打造农业科技生态链?

在接受英国媒体采访时,比尔·盖茨也坦言,其拥有的农田中只有不到1%用于放牧牲畜,其余的则用于种植农作物。此外,他还讨论了对肉类产品生产商的投资的兴趣,“所有富裕国家都应该转向食用100%的合成牛肉。”

而比尔·盖茨的一些想法正逐渐从实验室走向现实。据美国媒体报道称,截至目前,在比尔·盖茨拥有的近20个州的农田上,已种植了不少胡萝卜、大豆和土豆等蔬菜,其中有一些最终成为了麦当劳餐桌上的薯条。

王宣人表示:“目前购置土地的富豪大多是科技资深人士,而一些人也拥有庞大的农业科技投资版图。比如像比尔·盖茨可以将其27万英亩农场变为最大的农业、食品和气候相关技术的实验台,去试验和研发人造肉、生物燃料等技术。”。

王宣人认为,在农业科技投资中,拥有优质土地资源,是其开展农业科技实验及应用的第一步。这是因为目前美国农田多采取化学施肥,优质土地较为稀缺。在成为农田投资者以后,比尔·盖茨有理由及权力要求其农田的种植者实施作物轮作等可持续农法,进而提高土地的价值。一般而言,拥有健康的土壤、充足的水份和高效的基础设施的农田价值更高。

“不仅如此,从农业科技投资版图来看,比尔·盖茨还投资了Beyond Meat、Impossible Foods等人造肉和植物肉等公司,并拥有农业设备制造商John Deere的股份。”他进一步分析,“未来这些产品如果大规模投产,势必要与现有传统农作物竞争以获得种植面积。而拥有自有田地,则免去了竞争的麻烦,进而帮助上述公司协同发展,共同打造未来农业科技的生态链。”

不过,在王宣人看来,获得农作物收益的最大问题在于:周期较长,且风险较高。“与其他行业相比,农业行业投资的周期过长,受制于技术成本过高,扩展规模效应较难等问题,上述农业科技技术距离大规模商业化仍有较大距离。而这也将影响粮食作物最上游的投资——土地及农田投资。如果美国富豪希望在农田的农作物收益方面取得回报,可能需要一些时间和耐心。”他说。